理大圍城 the logest day 理大圍城 the logest day
載入中…
我自己死都會守係呢度盡量保護其他人 我自己死都會守係呢度盡量保護其他人
衝突 水炮 汽油彈 催淚彈橫飛的街頭 衝突 水炮 汽油彈 催淚彈橫飛的街頭

「三罷」行動期間,示威者以理工大學校園為掩護,堵塞紅隧。警方於 11 月 16 日晚開始於漆咸道南與示威者發生衝突。翌日衝突越演越烈,示威者持盾抵擋警方水炮,汽油彈與催淚彈在街頭橫飛。晚上,警方裝甲車一度被示威者汽油彈擊中起火,警方警告示威者停止所有襲擊行為,否則將會在「別無選擇」下,使用「所需最低武力」,包括實彈還擊。校園彌漫恐慌氣氛。

我覺得今晚警方會屠城重現六四 我覺得今晚警方會屠城重現六四
圍困 警方封鎖校園,暴動罪陰霾籠罩 圍困 警方封鎖校園,暴動罪陰霾籠罩

那夜,許多人試圖從 Y Core 出口離開理大,但有人被捕,有人則被疑似催淚彈、震撼彈驅散,只得折返。警方其後宣布,除記者外所有離開理大的人將被捕。警方重重包圍下,被困者既要迎接因暴動罪被捕面臨十年牢獄的可能,又要承受警方一旦攻進或動用實彈的死亡威脅。問題是,他們無路可逃。

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 我地淨係想走咋 點解唔放一條生路畀我地呀
突圍 無路可逃下的突圍血戰 突圍 無路可逃下的突圍血戰

除了坐以待斃,除了等待聲援,還有什麼可以做?午夜到清晨,理大校園內示威者多次討論應否嘗試突圍。「留喺度又係死,行出去又係死」,無計可施下,他們三度嘗試衝出校園,但均以失敗告終。每次整整齊齊的列隊出去,沒多久就狼狽萬分地轉頭跑回來。有人被捕,有人回到起點後崩潰嚎哭。

我唔希望我係陳彥霖媽媽 我唔希望我係天安門母親 我唔希望我係陳彥霖媽媽 我唔希望我係天安門母親
父母 當孩子仍在理大,他們的唯一心願 父母 當孩子仍在理大,他們的唯一心願

他們的子女被困理大,他們不想成為香港版天安門父母親。那個下午,尖東市政局百週年紀念花園附近,聚了一群圍困者的父母。這裏沒有口號,沒有歌聲,只有眉頭深鎖、憂心忡忡的父母,及一陣陣壓抑的抽泣聲。他們默默地坐在通往理工大學的天橋口前,盼著子女平安歸來。這是他們的唯一心願。

救Poly呀! 救Poly呀!
聲援 為手足前仆後繼 聲援 為手足前仆後繼

圍城裡的人想逃出去,城外的人千方百計聲援,甚至想進去營救。理大圍城第二晚,數以萬計示威者於油尖旺一帶聚集,從四方八面向理大邁進,並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,警方高速駕駛小巴驅散並導致碧街發生「人踩人」,最後 242 人被捕,全部被控暴動。11 月 25 日區選翌日,逾 60 名準區議員於尖東集會,再次聲援理大留守者。

盡量挽救生命,救得一個得一個 盡量挽救生命,救得一個得一個
勸離 各方人士入校,勸喻被困者離開 勸離 各方人士入校,勸喻被困者離開

理大圍城第二晚起,各界人士陸續入校,包括各間大學校長、數十名中學校長、牧師、傳道人、社工,還有天主教香港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等。第一批勸離者包括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,並帶來18歲以下的人若離開不會立即被檢控的訊息。

明明尋日仲一齊守,聽日佢地可能就去拘留室。 明明尋日仲一齊守,聽日佢地可能就去拘留室。
分歧 去或留,That's the question. 分歧 去或留,That's the question.

勸離者的出現,令校內示威者不得不面對去或留的掙扎,分歧亦由此而生。決意堅守的示威者警告想離開的未成年學生,「你行前呢步就萬劫不復」、「一出去就十年呀」、「你走其他手足點算」,甚至帶有威嚇的意味,但現場更多是「我真係頂唔順」、「我好想返屋企」的哭喊聲。最終被警方登記的18歲以下人士有318人。

明明尋日仲一齊守,聽日佢地可能就去拘留室。 明明尋日仲一齊守,聽日佢地可能就去拘留室。
留守 我係煮緊飯暴動呀!拉鳩我十年吖笨! 留守 我係煮緊飯暴動呀!拉鳩我十年吖笨!
有一刻諗過自殺,只係一刻 有一刻諗過自殺,只係一刻
絕望 冷清的校園 無助的留守者 絕望 冷清的校園 無助的留守者
望住個渠口,有一種渴望,係一定會成功出到去 望住個渠口,有一種渴望,係一定會成功出到去
逃亡 下水道的月黑高飛 逃亡 下水道的月黑高飛